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对“涂鸦墙”应“去粗取精”

 2018/5/16 9:14:37 《科学时评》 作者:宋耀华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音乐人李志的一首歌曲《热河》,让南京市热河路的一面墙火了,外地游客尤其是李志的粉丝争相到此表白,随即墙上布满了各式涂鸦。最近,这面“网红墙”上的涂鸦遭到清除,引发广泛争议。(5月12日澎湃新闻网)

小时候学过一首诗《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正是通过这首诗,知道了西湖,知道了南宋王朝灭亡的原因。这首诗系南宋淳熙时士人林升所作,此为写在南宋皇都临安的一家旅舍墙壁上,是一首古代的“墙头诗”,或者说,就是古代版的涂鸦墙成果。可见,涂鸦,自古就有,而且是许多大文人的爱好;可想而知,如果这些涂鸦墙留到现在,那是绝对的旅游胜景。

当然,这种涂鸦的爱好一直流传到现在,从孩子在墙壁的抒发情感,到某些人的旅游的乱刻乱画,这当然是不好的涂鸦,需要坚决铲除的。但是,涂鸦情怀也并非一无是处,这不,音乐人李志的一首歌曲《热河》,让南京市热河路的一面墙火了,外地游客尤其是李志的粉丝争相到此表白,随即墙上布满了各式涂鸦。先不说内容如何,如此集中涂鸦本身,也的确是一道风景了,我们整天说要挖掘旅游资源,这不是最好的资源吗?

当然,对于这个涂鸦,我们要正确分析,热河路上的“涂鸦墙”已经成了李志粉丝的情感载体,墙面上,或留下倾诉衷肠的爱慕之语,或留下俏皮可爱的画作。这些都是很好的涂鸦文化啊。当然,也出现了一些不雅之词,这些,当然不能要,应该铲除。然而,我们的管理者却因为江苏省城市市容市容和城市卫生管理第19条,任何人不得在墙面乱涂乱画,污染墙面,彻底铲除了。这种做法有点冷,也有点蠢。说冷,是冷漠了诸多游客对这里的热情;说蠢,是因为失去了一个打造崭新旅游景点的机会,可惜啊,可惜啊!

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力发展旅游经济正成为我们的重要发展课题,如何发展旅游经济呢?其实,旅游经济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文化经济,国家成立了文化旅游部,就是一个很好的解读。如何打造文化旅游经济?靠有意识的人为打造,很难,很难,因为,一人难趁百人心,你管理者认为好,游客不一定买账。关键是靠人们的自觉行为,靠文化的自然聚合效应。南京市热河路的这面“网红墙”,就是一个很好的结晶,然而,现在,却荡然无存了,悲哉!

由此,我想到了今天,我们如何尊重民间创作,如何尊重文化自发的问题。今天,我们正处在新时代,新气象,新景象,新生事物,层出不穷,这是新时代的必然产物,对于这些“新”,我们不应该一概铲除,而应该学会去粗存精,留下时代的印痕,闪烁今天的精彩,打造明天的历史。古代的旅客酒店有宽容这种 “涂鸦”的情怀,就是因为他们懂得,这也是一道难得的文化风景。今天,我们真的应该学学古人,宽容涂鸦,让民间创造的现代文化风景站立起来。

部分网友建议,保留好的涂鸦作品,对涂鸦进行有效的引导,在清理粗俗内容的同时制作一些“请勿胡乱涂鸦”的温馨提示。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利于树立城市温馨形象,利于打造城市旅游文化资源,何乐而不为?(作者是北京法之施(法制)文化传播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