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不能让男科治疗成为见不了光的地下医疗

 2018/7/3 10:15:53 《科学时评》 作者:朱昌俊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6月27日,贵州遵义红花岗公安分局接到群众举报后,打掉了一个民营医院和下属“医托”部门共同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按警方通报,遵义市欧亚医院招募大量社会人员,对不特定人员进行聊天诱导,让无辜群众前往医院就诊,并在就诊过程中通过虚构病情、夸大病情、过度治疗等方式骗取群众钱财。红花岗公安分局已将欧亚医院的相关涉案人员传唤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新京报》7月2日)

被查处后,这家男科医院的内幕操作终于“大白天下”:医院向社会招募大量的“网络咨询师”扮演女护士,然后打开微信中“附近的人”功能,随意添加男性微信用户为好友,进行诱导性聊天,“不管对方是什么问题,都要说成是很严重的病,会导致严重后果,骗他来检查”。咨询师在微信上给患者报出的检查费价格都比较低,但当客户真正上门,医生就会说问题很严重需要做手术,然后一步步增加医疗项目,费用也一加再加。咨询师则从患者的花费中收取提成。

雇专人骗人聊天,先夸大病情引诱治疗,然后再在手术台上临时加价,如此套路明显已构成欺诈。“没病被说成有病,小病被说成大病”,这种过去经常用来形容“庸医”的说法,正是这所男科医院的全部“经营”之道。而通过网络检索可发现,欧亚男科医院在全国多个城市都有分布,并且早非第一次“犯事”。

如据媒体报道,2016年浙江宁波一名26岁男子,通过百度搜索到一间名为“欧亚男科”的医院,治疗花费12万元,最终该院被指涉嫌过度医疗,诈取患者医疗费。去年,济南欧亚男科医院也应涉嫌欺诈、过度医疗被患者告上法庭。《第一财经日报》也曾报道,“欧亚男科医院”背后疑似有莆田系背景。这家男科医院在其他城市是否同样存在问题,各地监管部门有必要举一反三,跟进调查。

近年来,这类曝出存在医托欺诈、过度治疗等问题的医院,一个很明显的标签就是“男科医院”,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男科是莆田系最热衷的专科之一。一般认为,无论是男科医院容易出问题,还是男科成为诸多民营医院重点“钻营”的领域,都与信息不对称和患者的隐私保护心理有关。很大程度上,男科治疗依然被视为是一项“难言之隐”,这种心理很容易被院方利用,患者即便明知道被“宰”,也往往难以下定决心维权。不过,除此之外,男科医院的乱象重生,也与正规男科治疗资源的缺乏,有直接关系。

据报道,与许多民营医院靠广告大行其道而招徕病人的情况不同,很多正规医院甚至还没有给男科一个“名分”。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目前国内医院是沿用1994年9月卫生部颁布的《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来设置科室——35个一级学科和130个二级学科中并没有设立“男科”。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会长黄卫东就曾指出,我国公立医院男科数量太少,目前全国1500多家三甲医院中,独立设置男科的不到50家。正是这种医疗现状,给民营男科医院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市场。一面是观念因素掣肘,一面是正规医疗资源缺乏,这加大了民营男科医院“不择手段”和“唯利是图”的倾向。

因此,要终结目前男科治疗领域的乱象,还得双管齐下。一是要继续保持对医疗乱象如医托的治理与规范力度,特别是对于一些医院主导下的医托欺诈行为,从医疗机构到具体人员,都应该予以重罚。二是,面对当前公立医院普遍缺乏专业男科的现状,以及越来越多的男科治疗需求,是时候考虑在公立医院发展男科了,不能让男科治疗成为见不了光的地下医疗,更不能逼着患者只能去不正规民营医院那儿挨“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