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世上没有“聪明药”

 2018/7/10 9:55:17 《科学时评》 作者:张田勘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国际药物政策杂志》6月份发表的一项对数十万人的研究调查发现,过去的2017年,14%的人至少使用过一次“聪明药”,远高于2015年的5%。在这项调查中,美国人服用率最高,欧洲人的服用增幅最大。

所谓“聪明药”,其实就是一些中枢神经兴奋药物,如阿得拉、利他林、莫达非尼、阿莫达非尼等。据认为,这类药物可以增加记忆或集中注意力,有“药物认知增强”(PCE)作用,故有“聪明药”之称。

然而,正如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样,世上也不会有聪明药。药物的称谓是针对疾病治疗,阿得拉等中枢神经兴奋药物是用于治疗注意力不集中、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即多动症等。把治疗多动症一类的药物用于正常人,希望让头脑好使,也即提升智商,在事实上有些勉为其难。

实际上,人的智商在人群中有一个分布曲线,就像橄榄球曲线。若设定主体人口的平均智商为100,那么一半人的智商介于90-110之间,其中智商在90-100和100-110的人各占25%。另有25%的人智商在100分以下。即便是智商在90以下的人,他们服用这类药也未必能让其智商提高。

因为,这类药物的效果并未经过随机双盲的对比研究,没有循证医学或生理学的结果来证明服用这类药物就真的能让人聪明,或提高注意力考得高分,或在智商测试中获得高分,或在生活和工作中取得明显的有别于常人的巨大成果。

神经兴奋类药物更多的是基于药物和物质分子对大脑细胞的作用,主要是通过不同的神经递质的浓度来改变人的感知、感觉和兴奋度。

人类历史上一个异曲同工的例子是,很多文学家、艺术家都有服用类似“聪明药”的情况。比如,凡·高、海明威、毕加索、德加等都特别喜欢一种“聪明药”——苦艾酒,苦艾酒中含有的主要物质称为苦艾脑,与大麻中的有效化学成分四氢大麻酚(THC)极为相似,都是萜类化合物。

因此,苦艾酒这种聪明药实际上是一种神经兴奋剂,通过与中枢神经系统中的神经细胞感受器相互作用而产生拟精神病药的药效。也就是说,这类药是治疗精神疾病的药物,普通人是不应当服用这类药物的,但由于其有兴奋神经的作用,被很多作家、艺术家当作能提升创造力的聪明物质而不断饮用。

不过,他们的杰出作品是否因为服用了“聪明酒”不得而知,因为作家、艺术家的创作极具个性,无法用对照数据和作品来比较一类他们的作品并得出结论,也正如现在人们服用所谓的聪明药一样,是否因为药物而提升了人的聪明才智,是无法用对照研究结果来证明的。

另一方面,所谓“聪明药”有明显的副作用,正常人服用这样的药物,会出现厌食、失眠、狂躁、兴奋和焦虑,甚至行为异常。同时,这类药服用多次后就像毒品一样会产生依赖性。凡·高、海明威、毕加索等人在其生命的后期出现各种各样的精神疾病症状,也与其长期服用苦艾酒有关。

世上既无后悔药,也无聪明药。况且,正常人没病吃药,岂非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