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乘客擅开舱门有错,但机场和航司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2018/8/6 9:28:35 《科学时评》 作者:光明网-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又见乘客擅自开启应急舱门事件。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8月2日凌晨,成都双流机场有乘客擅自打开航班应急舱门。经查,事发航班为海南航空HU7056航班,原执行太原至重庆飞行任务,因重庆江北机场天气原因,于2日2时10分许备降至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航空安全,兹事体大。包括应急舱门在内的航空器所有可开起门,均是影响飞机安全的重要一环,在起飞前均是接受过专业检查。若因乘客误动或开启,可能就会造成极其严重的结果。历史上,已有三起因舱门故障导致空难的事故发生。

此外,部分应急舱门在开启滑梯预位的前提下,误开启后会导致应急滑梯充气弹出。在非紧急情况下滑梯弹出,极容易造成地勤或其他机外人员的意外伤害,且还会带来航班延误、航班减载、数万元乃至数十万元的滑梯重叠费用。

因此,乘客一旦擅自打开应急舱门,哪怕是误操作,都是需要受到严厉的处罚。这一点,在相关法律中也有具体规定。此次HU7056航班乘客擅开舱门一事,经过机场公安调查,实为旅客“因等待时间过长,情绪激动,拒不听从航班安全员劝阻,于6时20分许,强行打开HU7056航班R2号应急舱门”。因此,当地机场公安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对其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

HU7056航班旅客行为的错误,无可争议,但有个现象或许值得思考,也更待相关方面的说明。近些年,乘客擅自开启应急舱门事件屡见新闻,原因也是五花八门,但分析可知,最少有三起擅开舱门事件,和机舱内闷热有关。机舱闷热的原因多种多样,如以此次HU7056航班为例分析,或许对减少因机舱闷热等原因引发乘客做出不当行为的情况,以及对航空服务发展更有益处。

此次HU7056航班备降成都,源于重庆机场天气原因。查阅历史航班数据可知,当日多个航班备降,备降场多为距离较近、保障等级较高的成都双流机场,另有航班备降在绵阳、武汉、南宁、西安等地机场。也就是说,HU7056航班选择备降,属于遭遇不可抗力因素的合规行为,无可厚非。

但问题是,备降可以,地面服务不能缺失。虽然如天气等不可抗力因素,航空公司可不承担延误责任,但其基本的保障和补救义务依旧是存在的。媒体报道显示,飞机备降成都后,该航班在滑行道上滞留4小时,乘客无法下机;且有乘客称“飞机上有不少老人和小孩,一直没有吃饭喝水”。这在狭小的客舱内,密封四小时,还是人体最为困乏的睡眠时刻,旅客情绪激动是必然的结果。

目前,由于尚未公布更多细节,飞机停在滑行道的原因,还不能确定。根据行业惯例,飞机停在滑行道有两种可能:一是机场接受备降飞机过多,导致机位紧张或无空缺机位;二是机场宣告临时关闭,已降落飞机只能在滑行道上等待。由此,就必须追问涉事航班机组及所属航空公司,在选择备降场时,是否及时同备降机场做好充分的沟通。这一沟通涉及到机位安排、地面保障等事关机上乘客的因素。有了机位,舱门开启透气才有可能,甚至可以安排下机等候;确认了地面保障,机上饮食物资才能得到补给……

由于目前国内机场起飞放行程序,是要求飞机舱门关闭后,才可加入排队起飞序列。因此,有网友为此事开脱称,可能是机组为了在达到气象条件后,及时加入排队起飞。但问题是,根据国内机场舱门开启程序,飞机需滑行至机位停稳关车后,由机场地勤及安检同时在场给出指令,飞机舱门才能开启。涉事飞机一直在滑行道上,显然并非上述原因。

由上述细节分析,更多的应该看到航空公司和机场两方在处置备降飞机上旅客服务上的不到位。遭遇不可抗力因素,备降机场自然忙碌,但忙碌不能是借口和理由。双流机场作为西南航空枢纽,必然要有一套完备的应急预案,经此一事可知,机场方面在应对备降服务上,是没有做好准备的。而涉事航司,对于旅客需要长达4小时待在密闭空间里,是否做好服务和安抚,显然也是保障乏力。

此次事件后,舆论焦点聚集在乘客擅开舱门,并没有对着长达4小时的等待作出道歉和说明,这背后的问题,同样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