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能否有效?

 2018/8/9 10:02:30 《科学时评》 作者:新京报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8月7日,特朗普政府按照预定计划重启对伊朗的第一阶段制裁。此次制裁主要针对伊朗非石油领域,重点是金融与贸易,禁止伊朗政府购买美元、黄金及其他贵金属,禁止伊朗货币相关交易,禁止与伊朗发生主权债务相关活动,同时对伊朗重工业原料进口、汽车工业及地毯等行业进行制裁。

美国第一阶段制裁虽然还未波及伊朗经济命脉——石油产业,但是从打击目标上来说具有高度的精准性。

除了石油之外,事关伊朗国计民生最密切的无疑是金融业,金融和货币体制向来是伊朗经济脆弱的神经。无法从事美元及黄金等贵金属交易将会对伊朗里亚尔币值产生不可估量的打击,而货币的崩盘往往是一个国家经济危机的前兆。

其次,美国所制裁的基本都是伊朗急需发展的产业所需的原料,如石墨、钢、铝、煤炭等。另外,汽车工业与地毯传统手工业也是伊朗经济的重要支柱。因此,第一波制裁直指伊朗非石油经济中的核心产业,显然是特朗普政府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重启对伊制裁缺乏道义基础

特朗普对伊制裁所实施的力度要远高于奥巴马时期,因此,不能低估其对伊朗政权的打击能力。但这次制裁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美国在伊朗没有违背伊核协议的前提下,采取单边毁约行动,缺乏道义基础和制裁的法理性。

除少数几个国家外,国际社会基本上都不支持美国对伊朗的单边制裁。联合国秘书长副发言人哈克已发表声明,不论美国如何制裁伊朗,都将坚决维护伊核协议。欧盟也宣布将坚决维护伊核协议,并正式启动“阻断法案”,以抵制美国次级制裁对欧企的影响;英法德三国正在探索有效的金融渠道,确保在美制裁下与伊朗央行保持畅通的可能性。除此之外,中俄一直是伊核协议的坚定维护者,更不会跟随特朗普制裁伊朗的脚步。

欧洲国家坚决地站到了美国的对立面,在历史上尚属首次。虽然过去美欧在制裁伊朗问题上多有分歧,但通常情况下两者能够达成一定妥协,如美国会给予欧洲企业不同程度的豁免,而欧洲则在美国的单边制裁中保持沉默。但这次矛盾却十分尖锐。

欧洲的态度反映了其对伊朗事态进一步扩大的担忧。经济损失当然是重要因素。但除此之外,更令欧洲不安的是,当前伊朗政权已经出现不稳定的迹象。

在去年年底大规模骚乱之后,伊朗国内时常发生小规模的抗议活动。就在制裁启动前的一周,伊朗各地的群众示威活动逐渐增多。一旦伊朗政权陷入动荡,势必会进一步恶化当前中东形势,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的地缘政治危机,尤其是加剧难民潮,为欧洲增添更多困扰。

另外,欧洲也担心伊朗会在美国极限施压下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也会鼓动也门胡塞武装在曼德海峡挑起更多事端,打击沙特油轮,阻断国际原油输出的两条主要航道,导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此次美国重启对伊制裁与欧洲利益完全相悖,从而使得欧洲在该上表现出十分坚决的反美立场。

国际社会缺乏有效应对制裁手段

当前伊朗明显在道义上获得了欧洲与中俄等大国的支持,而其他一些与伊朗有密切联系的经济体,如印度、土耳其也公开反对美国的霸凌政策。

伊朗总统鲁哈尼说,是美国受到了孤立而不是伊朗。国际社会的支持是伊朗能够抵制美国制裁的重要辅助性力量。但应该看到,当前依然缺乏应对美国单边制裁,尤其是次级制裁的有效手段。

国际大宗贸易结算过度依赖美元及美国金融系统的局面在短期内很难改变,这是特朗普能够有恃无恐地发动对伊朗单边制裁的根本原因。欧洲虽然推出“阻断法令”,但是该法令从未正式实施过,因此还很难判断其实际效果。大批欧洲企业正在离开伊朗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未来伊朗可能会更多地采取石油换商品的方式,或者与主要石油买家采取本币结算的方式来规避制裁。伊朗也在研究新的完全不依赖美元的金融体系,推动本国经济的进一步独立化。但是,新的贸易及金融体制的筹备和落实需要时间。

因此,能否在美国实施第二波制裁之前,在伊朗政权还能维持稳定的前提下,伊朗、欧洲及其他相关国家及时完成规避美国制裁的体制的建立,对伊朗防范未来的制裁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