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制裁俄罗斯特朗普只为选举止损

 2018/8/10 10:21:50 《科学时评》 作者:新京报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当地时间8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埃尔特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已于8月6日确认俄罗斯政府违反国际法,使用生化武器”,需对前俄罗斯双料间谍斯克里帕尔父女等在英国中毒事件负责,宣布将自8月22日起对俄进行一系列经济制裁,但并未公布制裁细节。声明同时表示,俄罗斯政府90天时间宣布承诺不再使用生化武器,并允许进行核查以确保消除这些生化武器,否则将面临第二轮更严厉制裁。

实际上,以“中毒门”为借口再起干戈,只不过是特朗普进一步的止损操作,目的是在中期选举投票前进一步稳住阵脚,避免敏感的“俄罗斯尾巴”再度被对手踩住。

反复无常的对俄态度

所谓前间谍中毒事件是指今年3月4日,定居英国小镇萨利斯伯里的前俄罗斯双料间谍斯克里帕尔和前来探望的女儿尤利娅双双中毒所引发的外交事件。英国政府称两人系被神经类毒剂Novitchok所毒害,并指控这种毒剂来自前苏联武器库,首相特蕾莎·梅更于3月14日公开将责任归咎于俄罗斯政府,定性为“对英国直接动用武力”,进而成立全新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暂停两国间所有计划中的高层双边接触,拒绝派遣部长级官员或皇室成员出席俄罗斯世界杯,并号召盟友跟进。

美国政府于3月26日响应英国倡议,驱逐了60名俄罗斯外交官,关闭了俄驻西雅图领事馆,并由其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在联合国指责俄“在全世界制造不稳定,并对我们的一个盟友在后者主权范围内动用了化学武器”,“将联合国总部当作在美进行非法活动的避风港”,导致许多欧美国家起而效尤,令俄美关系一度趋于紧张。

但此后不久,俄美两国政府开始高调运作7月16日芬兰赫尔辛基“普特会”。美国总统特朗普先是不顾盟友“白眼”,在加拿大G7峰会期间大谈“让俄罗斯回到G7”,继而又在“普特会”后新闻发布会上宣称“既然普京认为俄没有干涉美国总统大选,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他们这样做过”,并指责前届美国政府、而非俄罗斯的作为应对美俄关系恶化负责,炫耀自己在改善俄美关系方面的“贡献”,此后不久又一度宣布邀请普京秋季访美,俄美关系一时间仿佛大有峰回路转之势。

但特朗普显然极大低估了美国政坛和社会对俄罗斯问题的敏感:他在赫尔辛基记者会上的一番话被国内政敌、甚至本党内许多政要斥为“卖国”,而阴魂不散的“通俄门”风波也继续发酵,迫使他尽管不服不忿、几度反复,也不得不一步三回头地采取了诸如重新认定俄政府“干预美国大选”、宣布“年内不会邀请普京访美”等止损措施。

以攻为守的止损操作

此次情况也是如此,今年中期选举投票日是11月6日,此时正是选战关键时刻,特朗普或共和党不能任由“俄罗斯盲肠”成为对手集火攻击的对象,只能“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抢在对手发难前对俄痛下杀手。

实际上此次制裁俄罗斯雷声大、雨点小:制裁细则语焉不详,而“90天缓冲期”则耐人寻味——“缓冲期”后扬言会采取的措施可谓空前严厉,但从8月8日往后90天,恰好过了中期选举的投票日,届时风头已过,一切都将回归常规性操作,回旋余地就大了。

问题是,普京恐怕不会那么配合:俄罗斯政府迄今一直坚决否认对此事负责(也不可能承认),当然不会如美方要求的那样去“认账”,至于“承诺不再使用生化武器并允许核查”则更不可能。早在1997年俄罗斯政府就已宣布放弃化学武器,并得到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承认,如果再依从美方要求,等于变相承认自己在过去的21年间欺骗国际社会。这是普京、俄罗斯政府乃至任何一个头脑正常政府和国家领导人所绝不会去做的。

特朗普对此应该也心知肚明,他本也并不指望俄方真会就范,他这番操作的真正目的是以攻为守的止损操作,意图是避免“俄罗斯症结”被对手纠缠不放,成为共和党中期选战中不时隐隐作痛的“溃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