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摒弃“份子钱”折射年轻人的新生活方式

 2018/10/26 9:46:25 《科学时评》 作者:光明网-光明日报 王钟的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10月是婚礼旺季,一些在校大学生也频繁出席同学、朋友的婚礼。据媒体报道,很多大学生为婚礼“份子钱”感到烦恼,有的因为这笔人际交往支出感到经济压力,有的则认为“份子钱”成了情感的负担。

随着高校管理制度的放开,在校大学生结婚现象已屡见不鲜。有的大学生夫妇抱着孩子拍毕业照,甚至成为毕业季一景,得到老师和同学的祝福。结婚也好,生儿育女也罢,都是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关键节点,不仅对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意义重大,而且与其关系密切的同龄人也会受到影响和感染,比如因为受邀参加婚礼而感到自己被当成“大人”看的大学生们。“份子钱”就是年轻人在社会化过程中物质层面的表现之一。

其实,不仅在校学生为份子钱倍感纠结,步入职场的年轻人也频频对此吐槽。经济问题当然是困扰他们的关键因素,但绝不是唯一原因。让他们对份子钱感到不适的,更在于心态和价值观方面。有人认为金钱让人际关系变得庸俗,有人则感到自己被裹挟,对是否参加婚礼等仪式犹豫不决。

份子钱是传统社会中人们保持感情联结的方法。从一开始,份子钱的落脚点就不在于“钱”,而在于“份子”。此前,有一份全国“份子钱地图”在网络上流传。出乎一些人意料的是,份子钱数额高低与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并无必然联系,像广东就被称为一股清流——份子钱习惯在100元起步。只有那些被权力、商业等非情感因素污染的份子钱,才是人们从心底里深恶痛绝的。

年轻人对份子钱的抵触,反映了社会面貌的变化。在传统熟人社会中,人们的社会关系相对稳定,份子钱有“出”也有“还”。换言之,无论是视之为一种情感的投资,还是婚礼等仪式中的必要环节,人们不必担心份子钱成为“泼出去的水”。但在人口激烈流动的当代社会,份子钱在扮演维系情感关系方面的作用被削弱了——今天大家还是同学、同事关系,明天就完全可能天各一方。

因此,理解份子钱在当下的窘境,倒不必一味以庸俗苛责,而要意识到它在人们情感关系中所能起的作用下降了。当一种传统习俗与人们的生活状态不再契合,它的现实生命力就遭遇了显著的损伤。一些习俗之所以成为陋习,不在于它承担了多么大的原罪,而是它无法适应时代的变化。在高速运转的现代社会,人们维持情感交流、发展人际关系有了众多其他手段,份子钱也完全可以找到新的替代品。

新知识群体在感受时代变化方面是最为敏锐的。就大学生而言,一方面,他们在人口社会流动中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不仅一线城市继续表现出人才聚集力,不少二线城市也发动了“抢人大战”;另一方面,脱离了大家族、血缘关系桎梏的这一代大学生,在建立属于自己的人际关系网络时自主性更强,更倾向于自己的独立意志,份子钱这种被动的表达情感方式,在他们眼里早已过时。

不光在份子钱这样的传统习俗上,提倡简单和实用也成为年轻知识群体对生活方式的普遍追求。越是在活跃的社会经济领域,越趋向于摒弃不合时宜的窠臼。比如,一些知名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习惯于穿着T恤和拖鞋上班,形成了独特的“码农文化”,被形容为“拿着月入5万元的工资,过着月入5000元的生活”。这并不是他们对职场礼节不尊重,而是他们在与职业文化的互动中,形成了共同的价值观。

话说回来,年轻人淡化份子钱的作用,并不意味着在人际关系领域不需要花心思了。举一例而言,互联网确实方便了人们开展社会交往,但一些年轻人却对线下社交感到疲态和倦怠,甚至失去了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摒弃份子钱,不是逃避人情关系的借口,而是人们开展健康的社交活动,建立高效、真诚的人际关系的必然结果。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王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