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厘清狗患争议背后的群己权界

 2018/11/7 8:58:28 《科学时评》 作者:光明网-光明日报 涂格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随着国人收入增长,如今越来越多家庭越来越多人开始饲养宠物。但与此同时,围绕宠物,尤其是宠物狗所产生的矛盾甚至冲突,烈度也是越来越强。比如这两天,前脚,云南文山“禁止7点至22点遛狗”的犬管新规所引发的舆论争议尚未平息;后脚,“浙江杭州网友为护子躲避小区内未牵绳犬,被犬主打到骨折”的新闻又激起一阵骚动。凡此种种,看得令人不禁想问:不是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吗,为何成了社会公害、全民公敌了?

其实,错不在犬类身上。毕竟,无论威猛如松狮,可爱如泰迪,还是聪明如边境牧羊犬,说到底都只是人养的宠物。主人管理得当,即便养在白宫里,也能相安无事,甚至成为人见人爱的“第一狗狗”;主人管理失措或者撒手不管,那么就算不出小区,也可能惹下泼天大祸,伤人毁物招致人人喊打。所以说,今天谈狗论狗争辩不休,表面上看问题好像出在狗身上,但究其根源其实在养狗的人那头。

本来,养不养狗,何时遛狗,是每个人的自由。但任何自由都是有边界的,现实中,总有些人搞不清群己权界,滥用个体自由,肆意突破其边界,无视甚至恶意侵害他人的权益。无论是狗主人养狗不拴绳、遛狗不清理粪便、烈性犬不戴嘴套等这些行为,还是爱狗人士冲上高速拦截运狗车,强行“解救”肉狗的行为,都已经突破了个人行为的边界,损害到了他人的合法权益。

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了,自然会激起不养狗群体的情绪反弹。从目前的情形看,这股反弹中,各种愤怒的情绪还在不断积累,并且呈现出越演越激烈的态势。这时候,政府出手干预是应该的,但这种出手不是要拉哪一边打压另一边,更不该以损害其中任何一方的合法权益为目标。政府要做的,是帮助双方厘清彼此的自由与权利的合理边界。

毕竟,我们讨论狗的话题,不要在怄气,也不是为了站队。尤其是作为公共管理者,更不能抱着拉一派打一派的心态,必须一碗水端平。至于说具体怎么一碗水端平,其措施或许可以商量,但出发点却是明白无误的,那就是厘清每个人,无论其养狗与否的自由边界,保障其合法权利。这其中,既应该防止养狗人滥用自由,进而侵害到他人的身体财产等权利;同时也应该避免不养狗群体出于激愤,所要求的全面禁止养狗、遛狗等主张。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目前各地政府出台的所谓“治理狗患”措施,要么像文山这样,一刀切地规定或禁止遛狗时间,要么更进一步,如郑州般索性全城禁犬。看上去,这些措施好像给厌狗一方撑了腰、出了气,但其实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因为它忽略甚至侵害到了那些合法合规养犬遛狗者的自由,而一个文明的社会,不应该是连宠物都无法容纳的。一定程度上,社会对宠物的心态,其实也代表了社会文明发展水平。

事实上,现有法条对于诸如养狗的各种细节、养狗人的各项义务,都已经有了明确规定。现在的问题不是法规不够用,而是法规没有得到切实的执行,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那么再怎么加重惩罚力度,再怎么严打,其效果依然是令人怀疑的。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涂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