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安济桥被指遭破坏式维修,文保和使用如何两全

 2020/9/16 8:28:57 《科学时评》 作者:光明网-耶律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作者:耶律

据新华社9月8日报道,经过一年多修缮,具有两百余年历史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衡水安济桥桥体和桥面修缮已基本完工。近日,却有网友晒出衡水安济桥修缮现状:“正在铺设的石砖,具有200多年历史的标志性车轮印没了,好好的古桥给毁了……”对此,有网友认为是“破坏式维修”。目前,河北省文物局已责令停止施工。

从视频看,安济桥桥面新铺的桥面石,平整而簇新,与普通行道石并无任何差异,确实与之前有着深深车辙的桥面石不搭。那些有着200多年历史的桥面石,扑面而来的是沧桑的况味,是历尽劫波的安静的气息。一旦被完全换掉,尽管桥还是之前的安济桥,河还是那条滏阳河,但许多许多的历史信息不见了,更不要说,游客触景而生的怀古情绪了。如此草草维修古建筑,难怪网友有意见。

2016年国家文物局《关于衡水安济桥修缮工程立项的批复》要求,修缮工程“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最小干预等文物保护原则,保护文物及其历史环境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并要求“坚持最小干预原则……应明确石构件更换、补配标准,断裂石构件应以粘接加固为主,不影响桥体结构安全的残损石构件不宜更换。”据此,此番安济桥维修的动作不免有些大,特别是更换桥面石的做法,并不完全符合“最小干预”原则。

不过,也应该注意到,这座早在2013年就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老桥,并不是像赵州桥一样,完全供游客参观瞻仰,而是一座仍在发挥交通运输作用的大桥。既然桥仍在使用,出于交通便利性的原则,把桥面石换成平整的石板,似乎也说得通。毕竟,承载着丰富历史信息的辙痕,通行时坑坑洼洼,并不方便。由此也凸显一个问题,当文物保护单位面临保护和使用的两难命题时,究竟该如何措置?

这也是很多文保单位面临的共同困境。一边是现代人的使用诉求,追求便利,倡导效率,讲究统一规格;另一边却是历史文物的保护与定格,人们更希望把文保单位永远留在历史的长河里,更多的存留历史文化信息,现代人可以通过这些信息,触摸历史,安顿心灵。近年来,类似此类“破坏性修复”的现象,也越来越多。很多文物在现代理念、器具的干预之下,面目全非,令人痛惜。

具体到安济桥,目前尚不清晰该桥修缮完成后是否还会继续使用,但至少从目前的情形看,当地不会放弃这一座市区内桥梁的交通作用。这也意味着,关于保护和使用的争执,仍将持续下去,没有休止。

其实,说是两难,但也并非完全无解。当地完全可以有更多选项。其一,老桥可以继续通行,但需要一定的限制,只允许行人通行,这样,对老桥是一个保护,也能继续发挥桥梁的作用。之前坑坑洼洼的老石板,仍可继续存在保护,继续向人们诉说着历史的风霜。

其二,当地也完全可以在老桥旁边建设新桥,而把老桥作为文物,不再作为通行工具,实施最严格的保护。这样,新桥老桥相互依傍,共同守望着这座城市,传承历史信息,见证时代变化。

无论如何,那种野蛮粗暴破坏文物的做法,不该再发生了。不管有什么样的理由和借口,都不是当地把一座古桥变成“新”桥的依据。这次南方大水,冲毁了多座古桥,而在自然的力量之外,本不应该有人为的损毁。这是底线,也是破解任何两难命题的宗旨。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