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什么样的医改才能让钟南山院士满意

 2015/4/1 9:57:00 《科学时评》 作者:中国青年报 我有话说(3人评论) 字体大小:+

 

《南方都市报》3月30日刊发对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的访谈,标题即开门见山,“我对大医院医改不满意”。

对医改不满意,何止钟院士一人。自从10年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报告称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总体上不成功”以来,医改就像爱情一样成了一个永恒的主题,媒体评论多如牛毛,专家学者们更是不断献计献策。钟南山院士长期以来就是以讲真话、敢讲话闻名,他对医改问题更是殚精竭虑。在日前召开的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论坛上,钟院士再次明确表达了对医改现状的不满:“现在的医院院长之间聊天,都是问做了多少亿的营业额,而不是治好了多少危重病人。”

自古医者仁心,悬壶济世。可是现在的医院院长们眼里似乎只有钱,这确实令人唏嘘。医院的公益性问题,确实有必要厘清。但是,医院的公益性究竟意味着什么,又以什么样的途径达致呢?

作为著名的呼吸病专家,钟南山院士对当下医疗系统诸多弊端的认识,可谓深刻全面。更重要的是,钟院士是当下为数不多的有良知的学者之一。他之所以在2003年抗“非典”行动中成为万众瞩目的偶像和明星,根本原因就在于其身上所具备的非凡勇气、诚实品格和专业良知。但这并不意味着,钟院士对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一些建议,就不容置疑。

钟南山在谈到分级诊疗体系改革时说:“真希望分级建立起来后,大医院院长不再比营业额,比的是合格的专科数,急危重症的抢救数量、成功率。”分级诊疗确实势在必行。现在大医院人满为患,多数小医院和社区医院门可罗雀。人们一边抱怨看病贵、看病难,可是一不舒服却又争相冲往大医院。但这样的问题并不是大医院只比营业额不比救人量造成的。关键在于,大医院拥有太多的政策资源和技术资源,再加上信息不对称问题亦客观存在,患者一有小恙就“盲目”选择大医院,其实并不奇怪。

今年两会期间,钟南山专门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表示应将一定比例的医院划为纯公益的医院,他认为公立医院市场化很难避免滋生腐败。问题是,医院的公益性究竟需要什么去保证?是不是“公立”就一定能“公益”并有效抑制腐败?不能简单画等号。实践证明,许多“公立”的单位(不光是医院),腐败非常严重;而许多非公立单位,内部却普遍廉洁。至于医院的公益性,则应更多地体现在社会效益上。这方面,公立、非公立,并没有必然的差距和分野。

其实,医院的商业化经营和资本市场化配置是两个问题。看病贵、看病难,根子上还是缘于公共卫生资源分配严重不合理;只有打破了其中的行政性垄断,社区及中小医院才不会门前冷落车马稀。确保医疗卫生公益性的责任,严格说来不在医院,而在政府;政府提供医卫公益性的路径,不再扶持甚至亲自办医院,而在通过转移支付,让公民自己去“货比三家”选择医疗服务。如此,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才有可能得以解决。

希望有所改变吧
 2015/4/7 10:03:20 支持1
huili171
会变得
 2015/4/1 16:30:14 支持0
合理的机制需要严格的督查
 2015/4/1 15:03:42 支持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