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文化》>正文

上交大曾凡一数据被学生私自发表 论文被撤销

 2015/4/24 16:09:07 《科学文化》 作者:今日科学 我有话说(8人评论) 字体大小:+

 

【今日科学 郭川】据国际期刊DNA AND CELL BIOLOGY日前发表的声明,名为 Yihang Shen的一篇论文因为经允许私自发表他人的研究成果而被撤销。

Yihang Shen使用的数据是他在上海交大医学院读博期刊的研究数据,研究是在上海交大的教授曾凡一的指导和项目资助下完成的,但是发表论文时却未受到曾凡一教授的允许。此外,论文的其他三个作者实际却并未参与研究,而真正的参与者却未被列入作者。最后,文章提到的资助来源也不相关。

据了解,Yihang Shen是上海交大的博士毕业生,曾在曾凡一实验室从事博士研究。曾凡一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医学/理学双博士学位,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遗传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长江学者、杰青获得者。2010年01月获第六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

怪事!连发高分SCI,科研新星竟然是神秘手术室护士!
我们单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一位署名“Jiannan Zhang”、单位标注为“Operating Room, Shanghai Children’s Medical Center, School of Medicine, 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 Shanghai, China”的神秘学者近年来连续发表多篇高分SCI论文,逐渐引起全院的注意(文章列表如下)。蹊跷的是,经调查这位引起轰动的科研新星竟然只是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手术室的一名张姓普通护士!这些高分论文的通讯作者其实都是同一人,经本院知情者介绍,其竟然是张姓护士的丈夫、来自与我院一墙之隔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神经外科的葛建伟副主任医师。很显然,这是丈夫的论文挂上妻子的大名作为第一作者!
 2016/3/29 23:33:05 支持0
整件事情虽然我有私自发表之实,却并无偷窃之名,两者不能一概而论。现在贵刊不问缘由,在听了单方面具有不良企图的陈述之后,武断地定义我为“数据窃贼”,极大的侮辱了我的名誉。我要求立即撤下该评议并向我作出正式道歉,我可以保留向法院递交诉讼来维护我名誉的权利。在中国号召建立法制社会的今天,我认为法律会还我公平!
 2015/11/20 4:43:22 支持4
从这个事情上,我有理由相信,我这篇论文对她来讲与垃圾没什么分别。而这是我四年的心血,我不想浪费,因此我自己将此文投送至DNA AND CELL BIOLOGY,在上述几位作者一起的努力下,修改了两次,最终被接收。事后,曾教授一方面发邮件给我现在美国实验室的老板,要求解除我的工作和签证,并逼迫我给DNA AND CELL BIOLOGY杂志社发邮件,承认我的错误;另一方面欺骗我说只要承认错误,不仅不追究,还可以将论文重新署名之后再发表。我当时受其威胁,害怕至极,所以给杂志社发了撤稿信,但我从未承认自己是什么小偷。
 2015/11/20 4:43:11 支持2
评论中还提到该论文未得到我的博士导师曾凡一教授的允许。相反,事实上曾教授对此课题并无任何实质性指导。实验室开一次工作会议的周期一般需要两个月左右,每次会议上她都对此课题思路和进展毫无任何实质性意见与指导;而在平时,更是没有机会能找她讨论实验结果,因为我长期遇不到她,即使预约了几个星期,最终也是一拖再拖,无疾而终。同时论文中的最后结果只是我整个实验设计的一部分,剩下的一些实验也由于她不肯提供必需的实验试剂资助而无法完成。让人伤心的是,当她知道我毕业以后打算出国做博士后训练,而不留在她实验室工作,她不仅不给我提供任何推荐信,而且对此论文也是不管不问。我前前后后修改了十六稿,然后想请她帮助修改并投稿,但是每次我找她预约时间,发邮件、发短信她均不回复;我打电话,她直接挂掉!无论我如何努力,她都完全忽视我,根本不尊重我。对此论文更是没有任何态度和意见。
 2015/11/20 4:43:00 支持2
接下来我要陈述一下论文作者安排的事实。该论文一共有五个作者,Wenxiu Li从2013年开始参与了我的课题,与我一起完成了部分实验。Shasha Zhou和Zhonghai Yan对我后期的论文修改做出了重要贡献。Liantao Li用他的经费支持该论文版面费用。评论中说这些作者均未参与研究,我不知道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的?
 2015/11/20 4:42:42 支持3
我在2010年受启发于Zhonghai Yan博士(被撤稿件Characterization of Hydroxymethylation Patterns in the Promoter of b-globin Clusters in Murine Fetal Livers (DOI: 10.1089/dna.2014.2773)中的其中一位作者)的论文(Int J Hematol. 2009;89(4):414-21),萌生了想研究发育过程中beta珠蛋白的DNA甲基化修饰,但当时这个课题并不新颖,已有实验室做了一些类似的研究。但随后2012年,羟甲基化修饰的重要作用被发现,成为当年的科研热点之一,我借此契机,开始对此课题进行不断完善和修补,在甲基化的基础上提出了羟甲基化修饰对beta珠蛋白表达调控的影响,最终在全世界第一次揭示出beta珠蛋白也存在的羟甲基化修饰。这个课题从头到尾都是我设计,操作,总结数据,撰写论文。这段期间我付出的努力和艰辛绝非旁人所知。因此这里把我诽谤成“数据窃贼”,有偷自己东西的窃贼吗?简直是荒谬之极!
 2015/11/20 4:42:26 支持2
我是沈益行(Yihang Shen)。我强烈谴责贵杂志对我的恶意诽谤。擅自称呼一个人“数据窃贼”不仅是一种赤裸裸的诬蔑,也显示出撰稿人极低的文化素质。尤其是整个事情的发展脉络并没有完全揭示清楚,而是单方面听取了某些居心叵测的人的供词。现在我觉得作为当事人之一,有必要对整个事情的原委做一还原。
 2015/11/20 4:42:13 支持4
手机用户
美图片女
我和非主流美女的一夜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56cd65f30102vyn8.html
 2015/11/12 15:14:50 支持0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