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技政策》>正文

破解青椒困局应大力鼓励科技人员创业

 2014/10/29 11:42:32 《科技政策》 作者:彭思龙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上周,研究所人事部门领导来课题组访谈,谈到了年轻科研人员的未来发展问题。昨天,科学院《高技术与产业化》马主编来单位交流相关想法,也谈到了产业化和年轻人的未来出路问题。前两年,我也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谈到青年人在中国当前形势下的未来发展前景问题,但目前看来,这个问题似仅没有解决,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眼下正值我们自动化所年轻人晋升职称答辩,结果已经出来,竞争非常激烈,而且完全可以预见未来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年轻人在现有形势下,未来似乎更加不乐观。依靠发表论文,争取项目与得到奖励获得职称晋升的传统路线,似乎越来越成为成百上千的人都在走的独木桥。那么,造成这样现在的原因是什么?未来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难题呢?笔者认为,下面几个问题值得思考。

一、当前的科研习惯必然造成课题组的膨胀

这些年,中国科研院所通过各种人才计划引进了大量国内外科研人员,使得人才总量大大增加。但是,对科研人员的评价标准导致引进的许多人才都成为某个独立的课题组。于是就出线了这样一种现象:人才总量增加的同时,课题组也同步增加了。但是,这些课题组依然是小课题组,并没有真正产生1+1>2的人才聚集效应,相反甚至出现了同一单位的课题组在很多场合同场竞技的热闹景象。

大多数课题组的总体构成基本包括1~2名正高人员、1~2名副高人员,再加上若干中级人员和一些学生——这样的课题组比较适合做中等规模的基金项目,以及小型的工程项目。如果课题组积累到一定水平突然获得某个“超级项目”(五千万元以上),一个迅速膨胀的课题组便就此产生。这些因“膨胀”而进入的新人员并非来自单位内部,大多数都是外聘的年轻人。但是,并非每个课题组都能保证年年能拿到“超级项目”。一旦后续没有新的“超级项目”,膨胀起来的人员仍然会继续留下来,不断地分化演变成若干个小课题组。

于是科研单位便形成了这样一种现象:进来的快、出去的慢,而且离开的都是能独闯天下的人才,走不动的索性留下来待着——因为没人会真正开除某个科研人员。一方面通过大浪淘沙,不断降低科研单位的整体素质,另一方面却更加加重了年轻人的拥堵,形成了人才的“堰塞湖”现象。

人才的“堰塞湖”现象不仅仅出现在在一两个单位,高校也同样如此。前几年国家科研经费的重点化与集中化,导致了大批超级课题组的出现,也导致了大量年轻人短期内被聚集。

二、当前评价体制对工程技术人员非常不利

与早期研究所配套齐全不同,如今研究所是小而全课题组的集合。以自动化所为例,以前有工厂,有很多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专门做加工机械等辅助工作。但是自从小课题组开始走红之后,公共支撑部门取消了,每个课题组基本都是如下构成——写文章的比较多,做实现和工程的很少。但是这块又必须有,于是每个课题组都为那几个做辅助工程技术人员发愁。

因为按照现在的评价体制,侧重于论文和学术地位,这两者均不是工程技术人员的强项。由于论文和学术地位的附带影响,工程技术人员很难独立拿到大项目,大多数情况下没有自主权最后沦为课题组的辅助人员。可这些工人员都是博士出身,自然不甘心这么长期被忽视。于是乎,许多课题组要么集体包装这些工程人员的学术表现以帮助其职称晋升;要么出现工程人员快速流失的现象,导致该课题组的技术积累失去核心。

三、年轻科研人员的主要出路不在研究所

之所以造成研究所课题组小而全的主要原因在于,科研院所布局分散且缺少整体规划。研究所不能为整个单位的科研建立工程配套力量,课题组只能依靠自己解决。但这些分散在每一个课题组的工程人员也是有正常发展需求的年轻人,有强烈的发展意识。

同时,即便是一些靠着发论文而勉强维持的科研人员,在未来几年也会发现,大家都具备发论文能力,可是职位依然就那么几个。即便再优秀,总有大多数人不能在自己期待的年龄得到晋升机会。于是,年轻科研人员的未来与出路便成为很大的问题。再加之今后几年,事业单位的规模将不再扩张,指望通过增加更多的分母来解决遗留问题无疑是饮鸩止渴——此路不通。那么,年轻人的路到底怎么才能有所发展呢?

笔者认为,答案是简单的。社会需求之所在,就是年轻人的出路所在。我国总体需求并不是论文,也不是一些学术明星和更多的教授博导,而是扎实解决产业问题的人。如果年轻人能够看清这个发展趋势,并且主动向产业靠拢,出路还是非常广阔。

四、鼓励科技人员创业是解决年轻人出路的捷径

当然,虽然年轻人在研究所未来发展的道路很窄,但也并不是鼓励年轻人简单地离开研究所“一走了之”,而是要利用研究所在当前中国科技体制中的特点和优势,做好充分准备再向外走。

而研究所无论是为了自身的健康发展,还是为了给年轻人合理的发展机会,都应该大力鼓励年轻人利用研究所平台产生的技术出去创业。包括自动化所在内,绝大多数科研成果处于沉睡或者半成品状态,既不能简单低卖给有关单位,也不能在研究所内部进一步形成有竞争力产品。笔者认为,唯一的出路便是有人将这些有短期生命的科研成果进一步加工成社会需要的产品。这条路也不能指望外来一两个有眼光的公司来完成,现成的年轻科研人员本身就足以胜任这个任务。

记得笔者曾经与人事部门领导开玩笑说,年轻人看看名得不到了,还不让人挣点钱吗?而创业正好可以给他们另外一条好的出路。最佳方式是一个相对完整的团队整体创业,形成所内外资源的整合,如此一来科研成果有了去处,年轻人也有了出路。同时,创业的年轻人在对产业有了深入的认识后,会将碰到的产业难题反馈回原来的课题组,从而促进课题组和产业的结合,不至于让科研变得更加虚化。再进一步假设,这些年轻人创业成功了,反哺研究所则是研究所未来发展之福。

可是,为了让年轻科研人员更喜欢创业,一方面政策上要对科研成果的管理更加宽松,以很低的代价鼓励转化。另一方面,在人事的制度方面灵活处理以解决后顾之忧,同时加强科研单位内部竞争机制与内外平衡。让出去的人高兴,留下来的人服气,大家各取所需,这或许才是解决年轻人未来出路的一条可行的路线。

无论如何,现实都要逼着我们去变革,不变革就可能出现各种危险。人不患贫穷,而患不公,创造一个公平而合理的制度可以改变当前的困局——当然,仅仅为笔者一家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