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失踪女教师确认身亡,去日本怎么成了过错

 2017/8/31 9:23:12 《科学时评》 作者:杨鑫宇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8月30日,日本札幌市南警察署向中国驻札幌总领事馆通报:经DNA比对,几天之前在钏路市海岸发现的女性遗体,正是失踪多日的中国女教师危秋洁。

至此,这桩举国关注的失踪悬案尘埃落定,但一个生命的消逝,却是更加令人心痛的悲剧。在遗体得到确认之前,有日本媒体公布了危秋洁失踪前在一家民宿留下的笔记,上面有“这是告别的信”“如果我不在了,请大家不要难过,我会成为星星守护着大家”等流露出轻生念头的内容,据此,多数人都猜测危秋洁可能死于自杀。但日本警方至今尚未对此作出正式结论,危秋洁的家人也不愿接受这种说法。

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如今尚未确认,但无论如何,一个年轻人如此离开人世,都是一件令人感到悲伤与遗憾的事。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危秋洁的亲人或朋友自然受伤最深,而每一个具备人性与良知的人,也都会为这位年轻同胞的死亡感到遗憾。纵览舆论空间,大多数声音都在表达哀悼、祝福逝者、慰问逝者家人。然而,也有不少消费死者、攻击死者的声音。从相对数量上讲,这些声音固然是少数,但是,不和谐的声音污染了舆论空间,也伤害了死者及其家属的声誉,以及社会大众的良善感情。我们必须坚定反对这些对逝者缺乏尊重、缺乏善念的言论。

在时下的舆论场中,这些不和谐音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不和谐音,将危秋洁的死因归到了“去日本”上,仿佛去日本是她的过错一般。在发出这些声音的人看来,因为危秋洁选择了去日本,其死亡就变成了“活该”。在一家主流媒体的微博评论区,一条内容为“女孩子们,别去日本啊,不安全,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吧,不要去一个曾经侵略我们的国家,给自己家人抹黑”的评论,竟然得到了上百个“赞”,而用词更加不堪的也大有人在。在一些满脑子都是仇恨的人心里,一位逝去的同胞远没有他们的情绪重要。

第二类不和谐音,则抓住了“疑似自杀”这个焦点,拿起道德的大棒规训起了死者。在某些永远占据道德制高点的人眼里,自杀就是原罪,就是自私自利、不负责任的表现,他们不在乎死者有过怎样的生活经历或者是否有心理疾患。一位有着2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公然对危秋洁的死作出了这样的评判:“你以为是变成星星,实际上是一具腐尸,家人悲痛欲绝,减寿不知多少年,也给其他许许多多人添了麻烦。”在对死者进行道德审判之余,还不忘用“腐尸”这样的词恶毒地冷嘲。这种把冷血当理性,刻薄当道德的观点,也有不少无知的拥趸。

事实上,舆论对危秋洁的伤害,早在她的遗体被发现前就已经开始了。最早,危秋洁刚刚失踪,生死不明,就有许多人恶意揣测,说她是有意在日本非法滞留的“黑户”。对于一个失踪的人来说,这种“莫须有”的指控根本不可能被证伪,但是也引来了一批起哄的人,而这只能对当时心中焦灼的危秋洁家人带来严重的二次伤害。

这些不和谐音,有着不同的社会基础和迥异的出发点,但最终都是消费死者、攻击死者。虽然他们嘴里的每句话都在谈论死者,但他们内心之中对死者却根本没有一点在意和尊重。他们只在乎自己的观点能否得到表达,死者不过是他们利用的对象而已。他们发表怎样的言论和观点,当然属于他们的自由,但这种自由绝不能建立在对死者侮辱与伤害的基础之上。在一个健康而有温情的社会之中,这种人理当受到舆论和良知的双重谴责。

今天,我们哀悼危秋洁的身亡,同时也期待真相明了。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应当给予死者最大的尊重,别去伤害社会的善意与温情,这是每一个普通人都应该为不幸的逝者所做的一点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