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医院紧控耗材,天职如何败给现实?

 2017/12/25 10:27:45 《科学时评》 作者:肖俊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最近,一些三甲医院因为医用耗材紧张,医生不得不采用其他效果不佳的材料替代,或者劝患者去其他医院就医。这事引起了一些一线医生的关注,他们一方面为医院紧控耗材、病患手术保障不如以往而表示忧虑,另一方面对医院耗材的高价也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愤慨与无奈。他们还透露医院紧控耗材的原因,是因为到年底了医院必须按要求将医保支出控制在限额内。媒体采访了国家卫计委相关专家和学者,他们称所谓“年底突击控费”只是个别医院所为,并非普遍现象。

三甲医院紧控耗材,即使是个别医院所为,也会对少数患者就医治疗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事实上医院并没有违规,而是严格执行了社保局关于医保支付限额的要求。因为医保限额并不是医院自己能够决定的。为何要限定医保支出额度呢?其实原因是众所周知的,即药品、医疗器械和耗材价格太高,地方医保支付难以为继。救死扶伤本是天职,患者也愿意支付,为何要受到耗材紧控的影响?原因是公立医院要控制医保额度。可是,因为要控制医保,就必须使患者就医受到影响吗?救死扶伤的天职就这样败给了医保限额的现实吗?

笔者曾在去年1月份发表评论文章《药价改革是医保政策调整的前提》,指出医改之所以一直未能破局,主要原因是药械等价格几近失控,导致医保负担越来越重。不少医生在微博上就他们所了解的药械耗材价格进行了比较,不论是境内外(港台)还是国内外比较,中国大陆公立医院中绝大多数进口药械耗材的价格都高于国外(境外)。有医生对大陆和台湾的医院药械耗材价格进行了比较,结论是大陆是台湾的4-5倍。这位医生还指出,台湾人看病首先有全额医保,其次(相对大陆来说)药品药械耗材价格不高,但医师的服务费较高,约为大陆的5-10倍。

这些来自一线医生的直观比较当然都不是权威数据,但也足以佐证一个事实:即大陆公立医院的药械耗材价格确实太高。国外许多国家人均收入是我国的很多倍,且医保体系健全,有医疗保险的个人负担很轻,相比较来看,以中国大陆居民收入、医保报销比例规定而言,药械和耗材价格确实太高了。尽管去年国务院、发改委督促卫计委等部门开展了进口药价格谈判,但是因为涉及品类太多,谈判的效果并不理想。

以医院的职责来说,医院当然是希望能够为居民提供更全面更优良的服务,但是在现行社会保障制度下,医院也是有苦难言。由于各地社保缴费情况不一,基金贫富不同,各地普遍采用限额管理方法来控制医保支出。在社保基金总额受限的情况下,各医院都需遵守年度社保额度规定。社保局作为社会保障管理部门也是巧妇难为,毕竟社保支出太大的话对地方财政的压力也是非常大。

然而,社保、医保毕竟关系到广大居民的幸福感,老年人未成年人缺乏足够的社会保障、病患家庭因病致贫等现实问题也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了。如果不下大力气稳定和下调药械耗材价格,公立医院到年底紧控耗材的现象还会不断发生。若药械耗材价格无法切实下调,医保支出压力仍旧很大;医保支出压力大,全民免费医保就依然难以提上议事日程。

那么,药品、药械、耗材如何调控价格呢?笔者认为,首先,要建立政府内的责任体系,明确部门与个人的责任。我国的医改谈了将近二十年、改了将近二十年,“看病贵”的问题却始终未能得到有效解决。根源在于医院管理部门、价格管理部门、社保管理部门的负责人在其任期内都未能履行好职责。其次,药品(含药械耗材)集中采购平台虽然已经建立并运行,但是在降低药价方面似乎并未起到很好的作用。笔者认为目前集中采购主要存在的问题在程序,供应商的选择程序和竞价程序仍不够公开透明。再次,关于进口药的谈判,也应当纳入集中采购平台。并根据生命伦理第一原则,放开进口药管制,让更多外国药企参与国内药品市场竞争。只有明确责任,才能促使职能部门认真履职;只有充分的竞争,才能促使药价回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