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防治“儿科停诊”需开综合“药方”

 2018/1/10 9:56:31 《科学时评》 作者:信息时报 张淳艺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1月8日,一张天津海河医院“儿科停诊通知”的图片在网上流传,原因竟是儿科医生因超负荷工作全都已病倒。海河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儿科有3名医生,最近一个月以来,每天每位医生接诊至少60人,几乎每晚7点以后才能下班(《每日新报》1月9日)。

儿科停诊并非个例,去年以来,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均有医院出现儿科停诊情况。表面上看,海河医院儿科停诊与最近流感高发,儿科就诊量激增有关;但从深层次看,此次事件再次暴露儿科医生短缺的痼疾。

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儿科医疗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与儿科医疗资源现状,形成严重不对称的局面。2017年5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显示,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约为10万人,却要服务2.6亿0岁至14岁儿童,平均每2000名儿童才能拥有1名儿科医生,儿科医生缺口已超过20万人。儿科医生短缺的背后,是儿科医生薪酬待遇不高、工作负荷偏重。许多医学毕业生不愿从事儿科,现有儿科医生有不少改行,儿科人才流失严重。

去年1月,国家卫计委印发的《关于做好季节性疾病高发期儿科医疗服务工作的通知》指出,医院儿科不得停诊拒诊,“儿科医务人员不足时,可以对高年资内科医务人员进行专业培训,充实儿科医疗力量。”显然,“儿科不够内科凑”只是应急举措,要防治“儿科停诊”必需开综合“药方”。

首先,提高薪酬待遇,增强职业吸引力。在以药养医时代,儿科是收入最低的科室之一。孩子的用药量最多只有一个成人的四分之一,这就意味着同样的工作量,儿科医生的奖金却比其他科室要低。此外,儿科又被称之为“哑科”,孩子说不出哪里不舒服,诊疗难度远大于成人。在新一轮医改中,必须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准确体现儿科医生的劳动价值,并从进修深造、职称晋升等方面采取倾斜政策,稳定儿科医生队伍。

其次,完善分级诊疗,增加医疗资源供给。目前,我国只有53.2%的综合性医院有儿科,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设置儿科的仅占12.6%。家门口没有儿科门诊,即使是感冒、拉肚子等常见病,家长也只能往大医院跑。去年起,上海试点社区标准化儿科诊疗室,将儿科诊疗、保健服务纳入社区家庭医生职责,缓解了儿科看病难。此举值得推广。

此外,加强科普宣传,缓解儿科就诊压力。家长缺乏医学常识,也是儿科医生不堪重负的一大因素。不少家长一碰到孩子发烧哭闹,就直接抱着去医院。对此,有关部门要做好儿科季节性疾病和常见病多发病的防治知识宣传,通过电话、微博、微信等渠道开通咨询热线,指导家长在孩子生病时能从容应对,不盲目扎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