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19岁评副高”如何形成激励机制

 2018/1/11 9:42:36 《科学时评》 作者:燕赵都市报 毛建国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去年10月,江苏省常州技师学院4年级学生宋彪参加世界技能大赛获得工业机械装调项目金牌,并获得大赛最高奖阿尔伯特·维达尔奖。这是中国选手首次获得该项大奖。5日,宋彪又获得了“江苏大工匠”称号,同时被认定副高级专业技术职称。通常情况下,这一称号需要经单位推荐程序、人事隶属关系推荐、省市两级评选产生,宋彪是破格获此殊荣。(1月10日《北京青年报》)

不满20岁,已经有了国际大赛金奖得主、江苏大工匠、副高级职称等荣誉加身,真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这也说明了一点,不管身在什么位置,处于什么岗位,“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创造出来”。

诚如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工作人员所说,“19岁就能拿到阿尔伯特奖,对于弘扬工匠精神和影响年轻一代有着重要的意义”。目前,对于技能人才的重奖,俨然成为一种潮流。去年的世界技能大赛,中国代表团名列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位,获奖选手除了拿到重奖之外,普遍获得了相应职称。为了吸引高技能人才,很多地方推出了富有含金量的政策。

关于技能人才的重要性,高质量发展是一个重要的审视维度。其实,重奖技能人才不仅有经济意义,还有着社会意义。一个社会最可贵的就是机会平等,一个美好的社会一定是一个共同享有人生出彩机会的社会。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崇拜高学历,而技能人才往往学历不高,难有出彩的机会。一个人仅仅因为没有高学历,哪怕吃再多的苦,用最多的心,都改变不了身份标签,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营造良好的社会导向,需要发挥激励的作用。重奖技能人才,显然有着正向作用。鉴于技能人才的重要性及其现实地位,就是要重奖,甚至要奖得让人眼红,如此才能起到激浊扬清的作用。需要正视的是,对技能人才要重奖也要“普奖”,重奖是必要的,“普奖”也是需要的。所谓“重奖”,就是像“19岁评副高”,哪怕破格也在所不惜。所谓“普奖”,就是面向更普遍的技能人才,只要付出努力、取得成绩,就应该得到承认和认可。

就目前来看,对于技能人才的重奖,不会昙花一现,还会延续甚至扩大下去。但这种重奖,注定只能属于少数人,起不到“人人有激励”的效果。在现实中,大量的技能人才默默耕耘在基层一线,勤奋勤勉、创新创造,对于“满足美好生活需要”发挥了作用,却泯然于众人矣,生存处境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所以看到,上职校、学技术只是无奈之后的选择。

能够参加世界大赛获得大奖的人毕竟是少数,而在现实中,大量的技能人才并没有这样的机会,但他们一样付出了努力,一样成为所在领域的行家里手。他们也应该得到激励,也应该拥有人生出彩的机会。

对技能人才要重奖也要普奖,“19岁评副高”还需要“普奖”呼应。鲁迅先生曾经讲过,伟大的成绩和辛勤劳动是成正比例的,有一分劳动就有一分收获,日积月累,从少到多,奇迹就可以创造出来。人人有激励、人人有机会,才能夯实美好社会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