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山寨考级为何屡禁不止

 2018/2/9 9:41:11 《科学时评》 作者:王钟的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很多人都听说过山寨协会,但是像“中国少儿艺术教育家协会”那样,以协会名义开展招生和考级认证,并提供某种“一条龙”服务的,还是多少出乎人们的想象。近日,北京、河北两地的民政执法人员揭露了其真实面目,并宣布对该非法组织实施现场取缔。

这个山寨协会所提供的“服务”是什么?在所谓“中国少儿艺术教育家协会艺术考级中心”网站上,发布有招生简章、加盟信息、艺术考级培训照片等相关信息,其下设的“艺术考级中心”还给少年儿童发放自制的《中国少儿艺术水平考级证书》,并加盖该协会“艺术考级中心”的公章。

产业界有这么一句名言:做产品不如做平台。没想到山寨协会也领悟到了这句话的精华。“中国少儿艺术教育家协会”提供的正是某种平台服务——该组织的百度百科词条宣称在1995年初由各省共10余名书法界知名教育专家发起成立,并列出了10余家考级承办单位,而其“核心业务”就是组织美术考级活动。通过培训、发放证书,该山寨协会的盈利空间完全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监管部门和媒体揭露其真面目后,这个山寨协会的公信力当然灰飞烟灭了。但是,在这个非法组织风头正盛的时候,其“国字号”的名义,对学生和家长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甚至可以说有一种魔性。

考级、考证向来是众多家长让子女参加课外培训的终极指向。在20世纪90年代,种种考级机构就已经浮出水面。尽管我们不知道这个“中国少儿艺术教育家协会”的成立日期的真伪,但的确在那段时间,提供教育考级服务的生意开始萌芽。从那时起,一批批腰包鼓起来的家长,有能力和意愿在子女课外培训上投入更多。

跟学校里通过考试排名检验教学成绩的方式不同,林林总总的课外培训一开始就没有统一的衡量标准。而家长迫切需要一套标准,来证明自己教育投资的合理性与有效性。有需求就有市场,“国字号”或者“洋品牌”的考级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成立。由于监管的滞后,利用家长们对证书的迷信,以考级、发证为生的山寨协会也应运而生。

随着课外培训市场的壮大,再加上家长甚至部分学校对“素质教育”产生错误理解,课外培训的考级认证一洗起初的草莽姿态,逐渐变成了一件与利益挂钩的事。某些学校在招生录取时(尤其在小升初阶段),不仅要看考生的学校学习成绩,也要看所谓“兴趣特长”,山寨机构由此乘虚而入,不仅忽悠了很多家长,还忽悠了一众学校。

要说考级机构完全一无是处,可能有失公允。毕竟,如果学生奔着考级的目的,并且扎扎实实地学了一些知识或技能的话,也算各得其所。然而,当考级发证成了教育的目的和意义,学习过程也逐渐异化,“交钱发证”也就见怪不怪了。归根结底,没有权威的机构,以对教育负责的态度实施考级评审,那么这套欺骗家长和考生的体系迟早会失灵。

真正的教育,不在于追求一个外在的指标,不在于获取能对人炫耀的证书,而在于受教育者真实素养的提升。用死板的考级标准画出条条框框,也未必符合教育的真谛。山寨协会的魔性,首先来自于人们的“心魔”,心魔不除,难保这种以考级为生的非法机构不会“春风吹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