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不要被图虚名的大学排行榜误导的办学方向

 2018/11/2 10:33:36 《科学时评》 作者:熊丙奇看教育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10月30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News发布2019世界大学排行榜,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的1250所知名大学入围,其中中国高校161所。今年的USNews世界大学排名主要指标如下:全球研究声誉12.5%,地区性研究声誉12.5%,发表论文10%,出版书籍2.5%,学术会议2.5%,标准化引用影响10%,总被引用次数7.5%,高频被引文献数量(在引用最多文献的前10%)12.5%,高频被引文献百分比(在引用最多文献的前10%)10%,国际合作10%,高频被引文献数量(在各自领域被引次数最多的前1%)5%和高频被引文献百分比(在各自领域被引次数最多的前1%)5%。

???è|?è¢????è?????????¤§?-|???è???|?èˉˉ?ˉ????????-|??1???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对世界大学排名和美国国内大学的排名,是采用不同的指标的,针对美国国内大学的排名,所采用的指标为:学术声誉、学生保持率、师资资源、招生选拔、财力、毕业率、校友捐赠率。对比世界大学排名指标和美国国内大学的排名指标,就会发现,美国国内大学排名指标更重视的是大学的人才培养过程,学生对学校教育质量的评价,而世界大学排名指标,为“可比”考虑,主要采用的是学术研究指标。我国大学如果盯着世界大学排名办学,可以获得好看的排名结果,然而,却可能与培养一流人才的大学办学要求渐行渐远。

世界大学排名,为何主要采用学术性指标,尤其是发表论文、论文引用指标?这是由排名的性质决定的,要把不同社会环境、教育环境中的大学放在一起比较,可比的就是学术研究成果了,而发表论文数量、论文被引用次数等就是各国大学都拥有的指标。但是,这一指标并不能反映学校真实的办学情况,尤其是人才培养情况,如果一所大学为追求世界大学排名,很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学校排名提高,反而人才培养质量下降,其原因是,学校把发表论文、论文影响因子、引用数作为考核教师的重要指标,以此提高大学排名,这使教师不愿意花时间投入人才培养,而且,还会采取功利的手段去发表论文、提高论文引用数量。

???è|?è¢????è?????????¤§?-|???è???|?èˉˉ?ˉ????????-|??1???

这样的如果,正发生在我国大学身上。近年来我国大学在世界大学排名中,取得十分优异的成绩,这就是靠要求教师发表论文得来的,一些高校对排名提升沾沾自喜,可是,在我国国内,大学的美誉度并没有提高,一方面,与排名提升相对应的是学术研究的急功近利以及弄虚作假,大量论文并没有创新价值;另一方面,过度重视论文,让我国所有本科院校都存在重学术研究,轻人才培养的问题,我国社会公众对大学人才培养质量并不满意。事实上,在国际范围内,世界大学排名的提升,也没有提升我国大学对一流生源的吸引力,近年来,我国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内的顶尖高校招生海外留学生遭遇舆论质疑,就是因为留学生的生源质量与北大清华在我国内地招生的学生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欧美国家学生选择到我国大学留学,攻读学位者比例很低。

最近,我国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提出,办好我国高校,办出世界一流大学,人才培养是本,本科教育是根。落实这一意见,就要求我国高校不要那么看重所谓的世界大学排名。《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对国内大学的排名,采取与世界大学排名完全不同的指标,给我国高校办一流本科的启示是,办一流大学,真正应该重视的是教学性指标,学术性指标追求的是学校的虚名,并不靠谱,教学性指标才是回到大学办学的实质,重视给学生有价值的教育。

???è|?è¢????è?????????¤§?-|???è???|?èˉˉ?ˉ????????-|??1???

提高本科教育质量,关键在于重视教育教学过程,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对美国大学的评价指标,就立足于反映教育教学过程,如师资资源指标,需要统计的数据有20名学生以下的班级比例,这要求学校进行小班化教学,增加教师和学生的联系、沟通,以此提高教育质量;再比如财力,统计的是花在每个学生身上的平均经费。2015年,我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就要求高校改革教学方法和考核方式,开展启发式、讨论式、参与式教学,扩大小班化教学覆盖面。但从现实看,进行小班化教学的高校并不多,如果要统计20名学生以下的班级比例,数据可能很不好看。另外,我国在10多年前,就要求高校核算生均成本,但到现在为止,很多高校并没有清楚核算究竟花在每个学生身上的经费是多少,只是把所有开支平均到每个学生人头上,但其中有的开支与教育教学并无多大关系。

提高我国大学的人才培养质量,应该关注每个教育教学环节。这要求大学不要盯着排行榜办学,必须重视大学的内涵建设,而就是关注大学排行榜,也要清楚的知道,排行榜究竟有什么价值,不要被图虚名的大学排行榜误导办学方向。

来源:熊丙奇看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