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狗事”不是小事,文明养宠应成共识

 2017/9/11 9:40:50 《科学时评》 作者:南都社论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湖南永州市祁阳县50岁的曾云姣8月26日晚7时在该县浯溪镇湘江桥头被两条狼狗撕咬,致使部分头皮撕脱,身体多处撕裂伤。近日记者从祁阳县公安局获悉,事发当天,狗主人胡某骑着一台摩托车带着两条狼狗到河里洗澡,返回途中遇到曾女士,继而发生袭击事件。胡某曾经大声喝止,无奈两只狗都没套上狗链,根本不听主人使唤,慌乱之中胡某逃跑。祁阳官方宣布,胡某因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被刑拘,袭击受害人的两只狼狗已被捕杀。

这是一起不幸的事件,经受了巨大恐惧而且被狼狗咬伤的曾女士是受到伤害的一方,而两只狼狗及其主人为此付出的代价也足够惨重。

关于人与狗的冲突,这并不是最近唯一的案例。前不久,成都女主播遛狗未拴绳遭暴打也一度引发了热议,最后这位女主播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道歉文章。她在文中表示,自己也反思了很多,向对方的孩子及家人道歉,“对不起,吓到孩子了”。同时承诺,以后出门一定会拴好狗链,避免这样的冲突再次在邻里之间发生。

类似事件之所以值得关注,是因为养狗早已成为现代城市的一种生活方式,在许多饲养者那里,他们所饲养的并不仅仅是一个动物,还可能是其精神慰藉之所在,然而这种生活方式还远远没有成为一种文明。饲养禁养犬类给他人造成不安、不拴牵引绳随意出入公众场所、随地便溺影响卫生环境、昼夜狂吠打扰他人休息、喜欢的时候是宠物不喜欢的时候就成了街头弃物……不过是随意列举,但对市民来说,类似风景几乎是司空见惯。

毫无疑问,养狗是个人的权利,但这种权利肯定是不完全的,一旦狗离开了自己私密的空间,进入了公共场所,就可能会对他人造成影响乃至困扰,这种权利就必须受到一定的约束和限制。权利和义务在这里是对等的,如果不处理好这种应该平衡的关系,冲突的发生就是一件高概率的事情。

必须明确,一旦人们因狗而产生纠纷,其实各方都是输家,就像祁阳和成都的这两个案例一样。成都的女主播事后反思“事发当日出门没有拴狗绳是我犯的很严重的一个错误”,从事件酿成的不幸后果来看,这个错误的确称得上严重。但如果当天侥幸没有发生冲突,又会有多少人认为“没有拴狗绳”是一个“严重错误”?

正视个人养狗对他人的影响以及可能的严重后果,不要小看养狗产生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努力平衡好养狗权利和义务的关系,才会使养狗上升为一种文明。

自城市里流行养狗以来,如何避免冲突的发生并让主人充分享受养狗的愉悦,早已经有了类似“出门拴绳”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则,从内容看,履行规则的难度并不高,因此文明养狗很大程度上可以依赖于养狗者个人的自律。除此之外,外在的约束力也十分必要。

2017年8月,广州的“狗主”们摊上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广州开始了新一轮的养犬管理执法整治专项行动,并且号称“有史以来最严”,重点解决三大违规问题:遛犬不及时清理粪便,不牵犬绳和犬吠扰民。留意一下不难发现,三大违规问题在地方法规《广州市养犬管理条例》中早有明确规定,而今的最严整治意味着相关的规定过去没有得到很好落实,原因何在需要探究。但一个事实却显著地摆在那里,尽管法规俱在,尽管文明养狗的倡议始终未衰,但仍然有大量的狗主从观念的深处没有把文明养狗当作一件必须认真对待的事情。

还应该继续这样漫不经心吗?“狗事”不是小事,祁阳和成都的案例提供了血淋淋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