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全城抓蜗牛?布置科学作业不能无视现实条件

 2018/10/8 13:29:20 《科学时评》 作者:长城网 于立生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国庆7天长假,很多人都在度假休憩,杭州市很多3年级的小朋友却在忙活,连带家长也不得安宁。他们都在为科学课的观察作业做准备,到处找蜗牛和蚯蚓。有的小朋友回了老家,还在到处找蜗牛,挖蚯蚓。日前学军小学的家长夏女士表示:“年年都要弄这种事情,我觉得有点麻烦。以前是养蚕宝宝,还要到场找桑叶……科学课是好的,不过老师总要家长准备材料,太折腾了。”

杭州市的小学科学老师一发话,就是个学生、家长的“全城总动员。”记得前年是让学生养蚕。以人均养10条,杭州市有3万名三年级小学生估算,就得30万条蚕。可如今城市不比乡村,桑树难寻桑叶难找,徒然令学生、家长发愁;生命教育,又何苦在一棵桑树上吊死?

如今,国庆假前又是布置作业,让学生回家假期准备蚯蚓和蜗牛。以人均2条蚯蚓、2只蜗牛,杭州市有3万名三年级小学生估算,杭州市又得有6万条蚯蚓、6万只蜗牛要为小学生们的科学课做牺牲。杭州城要真因人为因素一下子少掉这么多蚯蚓、蜗牛,会不会破坏当地的生态平衡,真是令人隐忧。

在公众的日常生活经验里,蚯蚓还比较常见,清晨、傍晚找块阴湿地,拿小锹挖挖就是,要是大雨天的雨后,蚯蚓还会钻出地面透气。但蜗牛相对而言,就比较难遇了。有科学老师还给学生支招:“下过雨以后,河边、草丛里,都容易抓到蜗牛。”且不说偏巧国庆这几天连日晴好,这话也只能是“姑妄言之姑听之”,能不能找到蜗牛则另说了。因为,蜗牛本是一种习性畏光、昼伏夜出的小动物,大白天多隐匿起来了。难不成叫小朋友们深更半夜的打着手电筒摸黑去找?

既然蜗牛大白天自然界难寻,人均2只一下子6万只报销,或影响杭州市当地生态平衡的局面自然不至出现;但既然小学生找不到蜗牛,就又苦了家长了,得另寻替代方案,去花鸟市场寻寻觅觅;这就又引起了花鸟市场蜗牛、蚯蚓的异常价格波动。有吴山花鸟市场老板表示:“都是小学生买去上课观察用的。(蜗牛)这两天可紧俏了。”“5元一只”。还真可谓是古有洛阳纸贵,今有杭城蜗牛价高。蜗牛虽跑的慢,但蜗牛价格,却是因科学老师的一声令下,就蹭蹭蹭的上去了。

但饶是如此,买来的蜗牛,还不大受待见。胜蓝实验小学的科学老师徐磊说:“花鸟市场买来的蜗牛,是人工饲养的,对光线,对环境变化,对刺激,都不是非常敏感,观察效果要打折扣。”

让小学生挖蚯蚓、捉蜗牛进行观察的宗旨,是培养其观察能力和生命意识,进行生命教育。这本身并无问题。但哪怕初衷再好,凡事也该从实际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并讲究方法、技巧,才不致刻板教条的把好经给念歪了。

譬如,各小学间能否有所协调,实行错峰机制,而不必同时一窝蜂的扎堆观察蚯蚓或蜗牛?既然蜗牛相对比较难寻,那所观察对象,能不能多元化些,而不必限定在某一两种小动物身上?也没必要人手一两只蜗牛或一两条蚯蚓;把学生们进行分组,几个小朋友共享一只蜗牛,又可以不可以?

如果布置科学作业只是从教师本位出发,作业一布置完就算,而毫不考虑现实条件,那么,就成了和学生及家长为难,难免招致学生及家长的反感,进而连带影响教育效果。这是目前一些学校的科学教育,应该有所反思的。

来源:长城网  于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