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评论专栏 >《科学时评》>正文

“美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需积极应对

 2019/5/24 9:39:18 《科学时评》 作者:北京青年报 我有话说(0人评论) 字体大小:+

北京青年报  熊丙奇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部分国会议员近日提出一份法案,拟限制部分中国公民赴美学习或进行学术交流。这份法案称,对于所有申请赴美学习或进行学术交流的中国公民,若其研究学科在美国“商业管制清单”中,签证官应将其材料寄回华盛顿进行额外审查。早在2017年12月,美国白宫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就公开表示,将限制STEM专业(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留学生签证。2018年6月,美国国务院宣布缩减攻读航空学、机器人学与先进制造领域等理工科中国留学生签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此前表示,人员往来是促进中美两国间各领域交流与合作的基础,中美双方应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使两国人员往来更加便利,为两国各领域交流合作创造更好的条件。

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

产生的负面影响

在高等教育国际化背景之下,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名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政策,在美国国内已经遭到反对。去年,两家美国高等教育协会组织——美国教育委员会和美国公立和农工大学协会曾发表声明称,中国留学生对科学研究至关重要,正是这些研究推动了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创新,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有损校园多元化。毫无疑问,如果美国继续推进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的战略,将会对美国高校国际化办学、招收中国留学生产生深远影响,并进一步影响中美高校双方的人才培养和科研合作。

对此,我国教育部门和高校应做出积极应对。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达到60.84万人,同比增长11.74%,持续保持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的地位。2018年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数据显示,美国依然是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国家,2017—2018学年中国在美留学生数量达到363341人,较上年度增长3.6%,占美国国际学生总量的33.2%,支出教育费用超过138亿美元。

中国留学生不但给美国高校贡献学费收入,更重要的是促进美国大学多元化。评价世界一流大学,有一项重要指标是攻读学位的国际学生比例,普遍认为,世界一流大学这一比例应超过20%。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将影响美国高校招生,以及美国大学与其他国家大学间的国际竞争。

美国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也可能对中国大学的国际合作产生影响,尤其是派学生进行海外游学。比如,2016年武汉大学以各种形式派往海外进行游学的学生达600人。我国还有高校宣布,到2020年实现本科生有海外游学经历的比例达50%,而国内学生海外游学的主要目标大学是美国大学。

中国学生出国留学

会更加理性

对中国学生来说,出国留学已经成为接受教育的一种重要选择。中国社会也以更开放和包容的心态对待出国留学选择,出国留学完成学业后留在国外工作、生活,或选择回国,都会得到理解与尊重。从1978年到2018年底,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71万人,其中153.39万人正在国外进行相关阶段的学习和研究,432.32万人已完成学业,365.14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84.46%,出国留学与回国发展已经走向均衡。

美国收紧中国留学生签证,会影响部分中国学生赴美留学。这要求原打算赴美留学的学生及其家庭重新评估、选择。我国社会舆论对持续升温的出国留学热存在一些争议,对于一些家长出于攀比心态,不了解国外大学的办学情况,就盲目送孩子出国留学,舆论一直呼吁学生和家长应当理性选择。从这一角度看,美国收紧出国留学签证,会让中国学生更理性地选择出国留学。英国包括剑桥大学、伯明翰大学在内的多所大学都已认可中国高考成绩,接受中国学生以高考成绩申请。

近年来,我国教育部一直在推动中国学生高考成绩在国外获得认可的工作。在美国,也有多所大学认可中国的高考成绩,包括旧金山大学、伊利诺理工大学、杨百翰大学、萨福克大学等高校,如果不是签证收紧,中国学生申请美国高校的路径会越来越宽。我国社会需要把美国政府和美国大学对待留学生的态度区别开来,继续推进国外高校认可中国高考成绩的工作,推进欧洲国家、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优秀大学吸收中国留学生攻读研究生的工作。

促进中国研究生教育

高质量发展

有人认为,出国留学热能倒逼国内高校提高办学质量,吸引优质生源留在国内求学。近年来,我国北大、清华等一流高校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中的排名大幅提升,清华的工程类专业甚至已经超过麻省理工,排名全球第一。不过,这主要是学术研究成果带来的学校排名提升,在人才培养质量方面,中国一流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还存在不小的差距。

一直以来,对于中美高等教育,教育界的普遍看法是,美国的研究生教育优于中国,因此中国有的高校在招聘新教师时,明确要求要有海外名校博士文凭。这让我国培养优秀博士陷入悖论:连大学也看不起自己和其他国内高校培养的“土博士”,导致一些准备从教或者搞科研的人“被迫”到国外留学。这种重“洋学历”的人才评价体系,说到底也是“唯学历论”,相当程度上影响了我国的研究生教育。鉴于此,中国社会必须消除“洋学历崇拜”,破除“唯学历论”。

我国应进一步适度加大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研究生招生规模,让更多学生在国内就能接受优质研究生教育。去年8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推进高层次人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不同层次学生的培养结构,适应需求调整培养规模,适度扩大博士研究生规模。对此有人认为,我国博士生培养规模已经很大,不应再“适度扩大”。其实这是一种误解。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我国毕业博士为5.8万人,只比2007年的4.14万人增加1.66万人,而这十年间,我国社会和经济都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博士生培养规模已经滞后于这种变化。

另据统计,目前中国年度博士学位授予的绝对量仅为美国的30%,每百万人口中年度新增博士仅为美国的7%。2009年至2017年,我国博士毕业生年均增长1.8%,低于美国同期增幅。2017年,我国博士毕业生5.8万人,比美国1970年的水平还低。我国需要大力发展研究生教育,包括大力发展博士研究生教育,一方面适度扩大研究生培养规模,另一方面必须严格培养标准,确保研究生培养质量。

如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所言,“国家间竞争力的比较,比的就是高层次创新人才,而研究生教育是关键中的关键,尤其是否能够吸纳全球最优秀的生源来中国深造,构成一个最为多元化的学生群体,对于创新和创新人才的培养都至关重要。”美国越是限制中国学生赴美留学,中国越应当扩大高等教育对外开放,让更优质更多元的学生在中国就读深造,此其时也。